多收看法制频道有益于智商和三观
 
 

少年心事当拿云

段子写成文,积少成多的写写作文吧,自己腿肉也是很香的嘛!为了鞭策自己一定要先写出开头,强迫症发作就会写完了,多年只写工作报告不会写别的了,边写边改吧。

少年心事当拿云

第一章

注意事项:

1、ABO,A李懂 X O顾顺

2、轻微暴力描写和强迫描写

少年心事当拿云

第一章

顾顺一下子睁开眼睛的模样就像恐怖电影中被噩梦惊醒的人,脸色苍白,眼眶发红,胸膛剧烈起伏发出嘶嘶的呼吸声。

坐在黑色折叠椅上的陆琛一直守在他的病床边,眼神放空盯着输液管中一滴一滴坠下来的液体,此时见他醒了陆琛站起来先看了一眼心率仪数字,俯下身伸出右手轻轻拍抚病人的胸口,轻声向病人确认着醒了吗,没事了没事了,顾顺?顾顺!

陆琛盯着顾顺的眼睛,直到顾顺的眼神终于清明和他相对,陆琛牵动嘴角笑了起来“见鬼了吗你,见到我很奇怪吗,你还认识我吗”他伸出右手拍拍顾顺的脸蛋,才抬手摁下护士铃告诉护士病人醒了让主治医来一趟,顾顺盯着陆琛的白大褂和左边袖筒一直不动带着白手套的手,喉咙动了动没发出声音,眼眶更红了一点。

陆琛拿过床头柜上的水瓶和吸管凑到顾顺唇边喂他喝水“有什么事等医生看过后再说,你才昏迷一天半不耽误事。”陆琛看着顾顺发白的薄唇上几道结痂的血口和嘴角淤紫说着“你们队长把你交给我看管了,你不听话出可是唯我是问”。正说话时,医生护士呼啦啦进来了一群给顾顺做了检查,确认情况良好,主治医生跟陆琛交待了不少事,但是顾顺躺在一旁一副不关他事的表情,眼睛盯着窗外接近黄昏的浅蓝天空,非洲的太阳的白炽光芒让蓝色都有些褪色,像洗旧的蓝窗帘,他们在国内基地宿舍里挂着的那种。

陆琛边和主治医生说话边看了眼顾顺,送走医生护士后他坐回到床边和顾顺四目相对,顾顺嗓子嘶哑但是能发声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吗”,顾顺慢慢的说着,咬字清晰,他只有在执行任务和汇报任务时这样,平时说话尾音总是含混不清。陆琛笑了起来,拍了拍顾顺输着液的左手,“放心吧,我们没有完不成的任务。”

顾顺听了后松弛了身体,闭上了眼睛陷进了白色的枕头里,陆琛以为他又要睡觉,轻轻拍了拍他“顺子,先别睡了,我去给你打点粥,你得吃点东西不然就得给你接着挂营养液了,还是吃点东西对肠胃好。”顾顺微微睁开眼,带着鼻音说“我不想喝粥,我想吃点肉。”陆琛啪的拍了一下虚弱病人的胳膊表示不要想太多,喝粥是病人的天职。顾顺看着肤色白了不少的军医,清晰的说“我想喝李懂做的瘦肉粥,让他给我送来。”

顾顺的声音不大,但他说完后病房很安静。陆琛往椅背上一靠,仰起头看天花板不看顾顺说道":你不问问你的伤情吗?你刚进来时候我还以为你被狼啃了,可以上法制频道了。”陆琛看着天花板想为什么是他不敢直视顾顺呢,干脆也不再顾忌顾顺的脸色,接着说道“李懂那小子也伤了,杨队给了他两脚够他受的了,我就没见过杨队发那么大的火。顺子,”陆琛停顿一下,叫了顾顺的名字,顾顺在他提到李懂时就把头扭开看窗户,“顺子,OMEGA被迫发情还没有标记导致内分泌和激素应激失调,你知道你输的这些液是什么玩意吗?应激失调严重了能让你神经系统失调让你以后连筷子都拿不起来!你那些乱七八糟血呼啦擦外伤都是小意思,他差点咬烂你的全身都没咬你的腺体标记你!”

陆琛忽然发现自己越说越没法控制情绪,他是连自己右臂被炸断都能冷静自己包扎的性格,但是看到自己一直当弟弟看待的李懂背着顾顺出现在当地联络点,顾顺一身血迹伤痕带着李懂身上信息素的浓烈味道,长眼睛的人都知道顾顺和李懂在执行任务中发生什么了。

病房只有微微的空调声音,夕阳余晖开始照了进来房间里有了金色光影,陆琛让自己停了下来,看着顾顺的后脑勺轻声说道“你为什么还想喝李懂做的粥。”

——tbc——

01 Aug 2018
 
评论(11)
 
热度(42)
© 石榴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