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收看法制频道有益于智商和三观
 
 

【绣春刀/修川】未亡人

钱县令:


(一)
我是个孤儿。
就是话本里最常见的,不知父母、长于破庙、混迹市集,喜好坑蒙拐骗的那种。
——不用可怜我。
这年头,若是父母双全,哪里好意思同旁人说话。便是家里有了兄长姊妹,也要矮人一截。

要饭可不容易。

首先你得生得命苦,朝不保夕,身世能说得人声泪俱下。还得身体好,被狗追人打要跑得快。更要机灵,两对招子得时刻骨碌骨碌转着。
别瞧不起我们,要饭也是有技巧有尊严的。
呔,我和你废话这么些做甚。

(二)
在没遇到师父以前,我是个孤儿。
最最普通的那种。

(三)
遇到师父之后,我还是孤儿。
这是自然。
我又不是师父生的。
犹记得被师父捡回去后发了高烧的那晚,我朦胧中为师父灯下煮药的英姿倾倒,情之所至,不由自主地喊了声“爹爹”。
师父扇着柴火的手顿了顿,走过来把我一脚踢下了床。
“混账小子,谁要当你那便宜爹爹。”
后来我就再也没叫过。
真疼。

(四)
每次落雪之时,师父的心情就很不好。他面上不说,可我跟了他这许久,别的不会,察言观色的本事最强。
我便点起红泥小火炉给他温酒。
竹叶青,女儿红,烧刀子……师父什么酒都喝。他酒量甚好,仰首饮醉,俯首舞刀。
然而我从未见过师父平日里用那样的短刀。
刀姿笔直,刀尖翘起微微弧度,纯铜刀柄一错便可将这刀一分为二。
像蝴蝶刀法,可惜我什么也瞧不懂。
我和师父提过,我更喜爱师父那把苗刀。大开大阖,无所不至。
等头上丝丝雪花凝成细碎的冰,师父就会回到屋里把那短刀细细擦拭,妥帖收好。
“你懂什么,”他说,“这可是我师父不传之秘。连我也没学过。”

(五)
那你是怎么学会的。
又驴我呢。我心里一转。
“混蛋,”师父说,“老混蛋只教给小混蛋。”
他又笑,“我也是个混蛋。”

(六)
我觉得师父把我捡回来,不过为了拾个小厮照顾他的衣食住行。
甚至为了每年第一场雪他喝多的时候有人伺候。
把师父丢上床的时候,师父念了声,“师弟,轻些。”
他醉了。

(七)
师父姓丁。
我的师叔姓靳。
叫一川。
那不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八)
晨光熹微,我把洗脸水打好,给师父拧了拧毛巾,准备为他擦面。
趁他未完全清醒,我便偷偷问他,靳一川是你什么人?
“挚爱,”他停了停,补了一句,“……亲朋。”

(九)
骨肉至亲算得了什么。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
说这话的时候,师父刚洗净梅莺之上滴滴红血。刀头舔血,亡命穷途。这才是我师父。
“如果有一天,别人让你杀了你最亲近的人,你会怎么做?”师父问我。
我踌躇半晌。
“你告诉他——”
“得加钱。”师父挑起嘴角,似笑非笑。

(十)
师父对我很严格。
尤其酒醒后。简直不把我当人。
马步刀法,我稍有偷懒,他就打得我哭爹喊娘。我把鼻涕眼泪蹭了一袖子伸手就要去扯他。
学刀之人,任何时候,都要快。快过敌人,快过朋友。
只慢一次,抱憾一生。
师父的眼神似乎透过我望向别处,可是明明灭灭,我看不清楚。
师父说,我只输过一次。
够了。

(十一)
我跟着师父走南闯北多年。去过烟雨江南,见过关外狼烟。
然而每年桃花盛开的时候,师父会独自去一趟苏州。
有时带些特产,更多是从珍宝阁顺手买些零零碎碎的女儿家玩意儿。
我猜师父是去见他的心上人。
怀揣着我很快就会有一个温柔貌美的师娘的想法,从孩童等至掌勺,直到碎了我一颗千回百转的少年心。
师父依旧是师父,天下之大,孑然一身。
身旁跟着一个做牛做马的我。
苦啊。

(十二)
我没见过那个姑娘,但是我想她一定脾气很坏。
因为师父每次回来的时候浑身酒气,眼睛里还有些红丝。
肯定是被她骂哭的。

(十三)
《我那痴情娇弱的师父哟,你苦守寒窑十载为哪般》。

(十四)
我的话本问世了,被师父不小心看见了。

(十五)
街口那家郎中接骨的技术实在太差了!

(十六)
你爹也叫靳一川。是个锦衣卫。
他说,真正的靳一川。
我不明白。
“那我叫什么名字?”我又问师父。
“靳狗蛋。”师父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狗。”
师父的文采真是醉了,我诧异半天忘记了反驳。
从此我便叫靳狗蛋。
失足少年,悔不当初。

(十七)
男人嘛,总有些难以启齿的爱好。
我的爱好和他们不同。
——怎么,谁说男人就不能写话本了?

我记得我的第二部话本是那么写的。
我的师叔死在那个冬天的第一场雪里。鹅毛大雪渐渐挂上了他英俊的脸,覆盖了他冰冷的身体。

后面的还没写出来,话本便被师父收走了。
俗,大俗,恶俗。
师父一脸被恶心到了的表情,从逼格太低文笔太差到预言几百年后一定会出现我这样杰克苏的流派等等方面对我进行了深入人心振聋发聩的鄙夷。他不屑地甩了甩我编了好久才编出来的小辫子,把刚掉在他头上的雪花甩了下来。

(十八)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师父低头拭着梅莺,“加一句吧。”
这可比我写的苏多了啊。
此人多半有病。

(十九)
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
师父又喝酒了。


TBC.


真的会有人看吗哈哈哈哈哈哈

19 Aug 2014
 
评论(2)
 
热度(56)
  1. 漠北阏氏钱县令 转载了此文字
© 漠北阏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