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收看法制频道有益于智商和三观
 
 

师兄弟两个一个会吹笛子说书,一个会摆弄人偶戏,看着就像走江湖卖曲艺的师父养大的。师哥的苗刀叫梅莺,师弟的双刀叫双燕,莺莺燕燕,成双成对,想来师父期盼他们师兄弟同心同力,乱世里好有个照料。

师哥丁修不是好人,可以说是狠毒乖戾的性格。偏偏这种感情缺失毫无同情心之人,却有最不可失去之人。他的师父和师弟他一直都挂在嘴边记在心里,他恨师父为何捡回师弟,恨师弟为何抛下他去走白道,恨师父为何偏心师弟,恨师弟为何又认了别人做大哥,大概他想要认同却得不到。

丁修的心理其实很好分析,他把师弟看做是世上他最后也是唯一的牵挂,却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心,他不是个会去温柔理解他人的人,那人不听我的话我就折磨他,但是最可悲的是明明他那么想得到。

师弟靳一川看着呆呆萌萌,笑的傻呵呵只会说都听二位哥哥的,什么阴谋诡计他也意识不到,整个一个无知的被卷入洪流中的无辜孩子。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单纯的男人,当初可是被官方通缉的流寇,敢杀了锦衣卫自己冒名顶替,不管过去还是现在亦是杀人无数。

他说抛下师哥就抛下,他说告别医馆少女就告别,干脆利落毫不留恋。靳一川是个怎样的人,竟然比他的师哥还难懂。他最后为了保护师哥而死,而他对师哥的感情还是无可琢磨。

丁修去了师弟向往的关外,带着脸颊上那道师弟给的疤,这世上还是剩下他孤单单一个人。

本应是莺燕双飞,最后空留余恨人间。




17 Aug 2014
 
评论(13)
 
热度(42)
  1. 陌戥藤一漠北阏氏 转载了此图片
© 漠北阏氏 | Powered by LOFTER